星子

你哥是聚宝盆,你哥是大宝贝,你哥是贞洁烈夫,你哥是淫娃荡妇。

爸爸不要和谐我(*/ω\*)

[cp]#鬼使白黑#
糟糕,上周没搞你哥,😂😂😂可是爬山真的好累。
那来个大纲吧(这周出管狐鬼使黑和另一个白黑)
又一次的战斗后,总奋战在前线的你哥果然,又结结实实的脏污了,他浑身沾上了恶鬼的血液,相比人类更为粘稠颜色更陈旧的血液糊满了你哥全身,让他呈现出一种,糟糕的姿态。通俗的说,就是叫人想搞他了。
你哥显然也注意到了,但他更想去洗个澡,因为一不小心这些污糟的东西就会粘到弟弟身上。
他于是跟他弟说了一下,独自一个去到河边洗澡。但他没想到弟弟没有回冥府反而尾随他也到了河边,只不过他弟并没有下水,只静静立在河边巡视他哥裸露的躯体。
他弟的目光从他哥后背飞起的蝴蝶骨逡巡到细细的腰,然后下滑看他哥身上唯一有资本的,丰满多汁的屁股,他弟的目光被盯在同事的屁股上,看他哥的手在身上仔细搓揉洗刷,这本来平常的动作,由他哥粗糙细瘦的手在苍白的身躯上动作,偏能读出情色来。
他哥的手滑到屁股,搓揉挤捏着屁股,把他们肆意的捏圆搓扁,搓出各式形状来,深暗的红色被洗掉,顺着浑圆的轮廓滑下去,落到水里,些许血沫从腰上一路滑进股沟,滑到他弟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也许是那看不见的地方叫他哥觉得痒或者别的什么,他哥的腰弯起来,把一个大屁股向后倔,一手掰开臀瓣,一手清洗滑进股沟里的血沫子。些许血沫已经被那口穴吃进去了,他哥于是只好几根手指把那穴掰开,手指伸进去清理。
猝不及防的,他哥维持着掰开穴的姿势被他弟从后面捅进了穴里头,那手指头还在里面,整个穴里鼓鼓囊囊的又没准备,叫他哥吃了好一番苦头。
穴里先是因为进的太满而胀开撕裂了,又因为优秀的自愈能力迅速恢复,他哥一阵糟心挠肝的痒,两只还插在穴里的手指自己不顾他弟的宝贝儿就自顾自的插进插出弄那瘙痒的肉,只把他弟的大宝贝儿越发磨的大了。
这就叫他弟不能忍了,他弟把他哥的手从那儿拔出来,自己独占了这一口好穴,肆意欺凌,把一口好好的宝地弄的津液横流、汁水四溅,弄的他哥晕陶陶也自己按住他蛇一样扭着自己艹自己才罢休。
待到回冥府时,他哥衣裤也叫河水冲走了,赤条条裹一个外衣就让他弟抱回去了。
很多年后,他哥他弟已经一处恩恩爱爱许多年。
他弟始终没有告诉过他哥,当时他们追捕的恶鬼,就是上一任的鬼使。[/cp]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