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你哥是聚宝盆,你哥是大宝贝,你哥是贞洁烈夫,你哥是淫娃荡妇。

穷逼弟弟的偷哥故事

好久没发车了发个小破独轮车爱一下你哥

[cp]#鬼使白黑#
蹭黑车有感[doge][doge][doge]黑车真是难上,还有翻车的风险[二哈][二哈][二哈]一个晚上就蹭到一辆也是够够的了,还是午夜场
ps有后续

你听闻鬼使黑素日里喜好在深夜里,出来站街,喜不自胜。
你于是同人细细打听鬼使黑的喜好,他平时里站街的地方,要如何寻找到他…………
这位好心人于是仔仔细细教导了你。
深夜里,你穿上自己最好的一身衣裳,特特用粉把个脸庞仔细修饰,立在镜前演练一番前辈教导的要事,钱币都细细数过装好放在衣兜里,最后你拿起门旁白幡,又仔细锁好房门,踌躇满志去到鬼使黑常驻的地方。
这里果然徘徊着许多穿着黑色衣服的鬼使,他们或坐或卧。有些神态既天真、又可爱,又有一些,总一副倦倦模样,斜倚着大镰刀站立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
听到了吗,你的喘息变粗,喉头痒痛难当,你的骨骼吱吱作响,你捏着白幡的手也微微颤抖。嘘,不要激动,你于是深呼吸,找到一个足够隐秘又离这些鬼使黑稍微近一些的地方。
你终于平静下来,暗暗观察挑选这些横陈在眼前的美丽肉体。你看到了一个,这位鬼使黑有些特别,他的面容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眉眼之间青雉又娇气,显然是不知哪一位阴阳师娇养出来的,可他嘴角又噙一抹忧郁疏离又疲惫的笑容,你再一次看了他一眼,听到心头砰砰作响的声音,决定就是他了。
你正要去带走他,但他已被另外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家伙箍在胸口抱走了。你感到很失望,再一次默默寻找起来。结果,当你又一次看到一位鬼使黑想要把他带回家时,他再一次在你之前被别人带走了,而你抢不过他们。
如此反复,你发现这里已经不剩下多少鬼使黑了,你把手缩进衣兜,摸摸里面装着的钱币,感觉到一些安慰,于是再次寻找起来。
但这里已经不再有鬼使黑了,你慌慌张张走出来,并不死心,奔跑在这一片曾站立着许多鬼使黑的地方,绝望的发现这里真的一个鬼使黑都没有。终于明白前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强调要快,非常后悔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加英俊帅气强大可靠,穿着一整套针女衣裳。
你感到沮丧极了,把白幡倒拎在手里,垂头丧气往回走,不时依依不舍痛苦万分的回头看看鬼使黑们存在过的地方,你倒走回去,从衣服上撕下一角,小心翼翼在鬼使黑们站立过的地方捧起一捧泥土,装在衣角里,这里泥土的维味道,多么芬芳。
你路过一家装饰整洁,房屋众多的庭院,偶然扭头看到这家庭院里灯火通明,廊下挂着好几个又大又亮描花点笏的红灯笼,你呆呆站立着,想到家里昏暗的油灯,总是灰蒙蒙的房间。这时你发现大屋的窗户开着,透过明亮的灯火,你很容易的将屋内景象看的一清二楚,窗前立着一个鬼使黑,正是他最开始看好的那一个,他跪在榻上,为一位白头发白衣服的男子梳理头发,他分外珍爱,甚至激动的脸颊红扑扑的模样仿佛疾矢,射穿了你的心头。你感觉到心底的嫉妒,嫉妒仿佛猝了毒,在你的心头翻滚,叫你心痛难当。但你什么也没有做,你看了看鬼使黑身上穿的新衣裳,看了看这通体透亮家饰得体舒适的庭院,默默转头决定从另一条路回家。
你在这条暗蒙蒙的道路上行走着,崎岖狰狞的老树升出纠结起伏的枝桠,横亘在路径上,它们的影子映在地面,仿佛狂魔乱舞的地狱。
你突然屏住呼吸,是了,在这条叫人一点儿也不期待的路上,你闻到了,熟悉的,属于鬼使黑的味道,芬芳的味道沿着路径上的泥土,穿到很远的地方。
你屏住呼吸,小心翼翼隐藏自己,举步无声的在这条路上行走,这并不容易,这里到处都是横出来竖过去的乱枝条。
你感觉到近一些了,于是更加小心。你看到他了,他站在一颗格外张牙舞爪的丑树下,偶尔才有零星月光透过重重枝桠照在他的脚尖,他的面容上仿佛漂浮着一层苦涩的雾气,他的眉梢眼角,都是温顺可爱,但又愁苦无奈的,悲哀刻在他的头发上,衣衫里,他身上穿的,也是破烂的拼凑起来的衣服,你定睛一看,发现具是一星二星的布料,制式又是甚么雪幽魂珍珠涅槃之火树妖,奥,还有一对儿招财猫。
但你并不介意,你甚至非常生气心痛,是谁,是谁这样,得到了他,又不知珍惜,竟连一对儿四星的破势也不给他,我苦苦寻觅却没法带回家的鬼使黑,却在你那里这样过活,我再怎么样,也会给他凑齐一整套四星破势的。
你悲愤完了,嘘,不要做声,你悄无声息走到他身后,快快的一身手把他抱在怀里,连白幡还在地上摆着也顾不上,疾步往家里跑。[/cp]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