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

你哥是聚宝盆,你哥是大宝贝,你哥是贞洁烈夫,你哥是淫娃荡妇。

穷逼弟弟的偷哥故事

好久没发车了发个小破独轮车爱一下你哥

[cp]#鬼使白黑#
蹭黑车有感[doge][doge][doge]黑车真是难上,还有翻车的风险[二哈][二哈][二哈]一个晚上就蹭到一辆也是够够的了,还是午夜场
ps有后续

你听闻鬼使黑素日里喜好在深夜里,出来站街,喜不自胜。
你于是同人细细打听鬼使黑的喜好,他平时里站街的地方,要如何寻找到他…………
这位好心人于是仔仔细细教导了你。
深夜里,你穿上自己最好的一身衣裳,特特用粉把个脸庞仔细修饰,立在镜前演练一番前辈教导的要事,钱币都细细数过装好放在衣兜里,最后你拿起门旁白幡,又仔细锁好房门,踌躇满志去到鬼使黑常驻的地方。
这里果然徘徊着许多穿着黑色衣服的鬼使,他们或坐或卧。有些神态既天真、又可爱,又有一些,总一副倦倦模样,斜倚着大镰刀站立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
听到了吗,你的喘息变粗,喉头痒痛难当,你的骨骼吱吱作响,你捏着白幡的手也微微颤抖。嘘,不要激动,你于是深呼吸,找到一个足够隐秘又离这些鬼使黑稍微近一些的地方。
你终于平静下来,暗暗观察挑选这些横陈在眼前的美丽肉体。你看到了一个,这位鬼使黑有些特别,他的面容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眉眼之间青雉又娇气,显然是不知哪一位阴阳师娇养出来的,可他嘴角又噙一抹忧郁疏离又疲惫的笑容,你再一次看了他一眼,听到心头砰砰作响的声音,决定就是他了。
你正要去带走他,但他已被另外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家伙箍在胸口抱走了。你感到很失望,再一次默默寻找起来。结果,当你又一次看到一位鬼使黑想要把他带回家时,他再一次在你之前被别人带走了,而你抢不过他们。
如此反复,你发现这里已经不剩下多少鬼使黑了,你把手缩进衣兜,摸摸里面装着的钱币,感觉到一些安慰,于是再次寻找起来。
但这里已经不再有鬼使黑了,你慌慌张张走出来,并不死心,奔跑在这一片曾站立着许多鬼使黑的地方,绝望的发现这里真的一个鬼使黑都没有。终于明白前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强调要快,非常后悔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加英俊帅气强大可靠,穿着一整套针女衣裳。
你感到沮丧极了,把白幡倒拎在手里,垂头丧气往回走,不时依依不舍痛苦万分的回头看看鬼使黑们存在过的地方,你倒走回去,从衣服上撕下一角,小心翼翼在鬼使黑们站立过的地方捧起一捧泥土,装在衣角里,这里泥土的维味道,多么芬芳。
你路过一家装饰整洁,房屋众多的庭院,偶然扭头看到这家庭院里灯火通明,廊下挂着好几个又大又亮描花点笏的红灯笼,你呆呆站立着,想到家里昏暗的油灯,总是灰蒙蒙的房间。这时你发现大屋的窗户开着,透过明亮的灯火,你很容易的将屋内景象看的一清二楚,窗前立着一个鬼使黑,正是他最开始看好的那一个,他跪在榻上,为一位白头发白衣服的男子梳理头发,他分外珍爱,甚至激动的脸颊红扑扑的模样仿佛疾矢,射穿了你的心头。你感觉到心底的嫉妒,嫉妒仿佛猝了毒,在你的心头翻滚,叫你心痛难当。但你什么也没有做,你看了看鬼使黑身上穿的新衣裳,看了看这通体透亮家饰得体舒适的庭院,默默转头决定从另一条路回家。
你在这条暗蒙蒙的道路上行走着,崎岖狰狞的老树升出纠结起伏的枝桠,横亘在路径上,它们的影子映在地面,仿佛狂魔乱舞的地狱。
你突然屏住呼吸,是了,在这条叫人一点儿也不期待的路上,你闻到了,熟悉的,属于鬼使黑的味道,芬芳的味道沿着路径上的泥土,穿到很远的地方。
你屏住呼吸,小心翼翼隐藏自己,举步无声的在这条路上行走,这并不容易,这里到处都是横出来竖过去的乱枝条。
你感觉到近一些了,于是更加小心。你看到他了,他站在一颗格外张牙舞爪的丑树下,偶尔才有零星月光透过重重枝桠照在他的脚尖,他的面容上仿佛漂浮着一层苦涩的雾气,他的眉梢眼角,都是温顺可爱,但又愁苦无奈的,悲哀刻在他的头发上,衣衫里,他身上穿的,也是破烂的拼凑起来的衣服,你定睛一看,发现具是一星二星的布料,制式又是甚么雪幽魂珍珠涅槃之火树妖,奥,还有一对儿招财猫。
但你并不介意,你甚至非常生气心痛,是谁,是谁这样,得到了他,又不知珍惜,竟连一对儿四星的破势也不给他,我苦苦寻觅却没法带回家的鬼使黑,却在你那里这样过活,我再怎么样,也会给他凑齐一整套四星破势的。
你悲愤完了,嘘,不要做声,你悄无声息走到他身后,快快的一身手把他抱在怀里,连白幡还在地上摆着也顾不上,疾步往家里跑。[/cp]

[cp]#鸿钧x宙斯#生子
没错,邪教代言人星子又来了,这次是道祖鸿钧x软渣宙斯

回想过去,只好像一场遥远又模糊的梦境,而梦醒过来,他依然还在克里特岛上,每日早早醒来,去到海沙柔软的海边,等待墨提斯前来,与她一道看太阳初升、水波万丈。
这样荒谬的梦,却恰恰是现实,他好似着魔一般,杀害了过去重要的友人----海洋神女墨提斯,并且、吞吃了他们的女儿。
这可笑的现实,这可怕的幻想,这叫人疯癫的爱和欲,叫他变成一个昔日绝不愿变作的神,而他为此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到今日,宙斯终于从那五彩斑斓的天旋地转中醒来,他好似失去壳的蜗牛,茫茫然四处张望,这里处处雕栏画栋,遍地琼楼玉宇,又仙乐飘飘、雾气四溢。这里的人尽是黑头发黑眼睛,穿一身严严实实遮到底的长袍,口中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眺眼望去,之间高高耸立的屋脊,宙斯胡乱找了个方向,跌跌撞撞向前奔逃。那些仙童仙娥们一沓拉跟在他后头跟着跑。
他被一根长而高的门槛绊住,跌倒在地,才低下头,看到自己高耸的肚皮,里头的生灵受了惊,不住闹腾。
宙斯脑中一时仿佛沸水,嗡嗡作响,他终于承受不住,如释负重昏迷过去。

我最近可能有毒,要产出诡异的cp了,今天肝阴阳师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唐纸伞妖和饿鬼(◔◡◔)

爸爸不要和谐我(*/ω\*)

[cp]#鬼使白黑#
糟糕,上周没搞你哥,😂😂😂可是爬山真的好累。
那来个大纲吧(这周出管狐鬼使黑和另一个白黑)
又一次的战斗后,总奋战在前线的你哥果然,又结结实实的脏污了,他浑身沾上了恶鬼的血液,相比人类更为粘稠颜色更陈旧的血液糊满了你哥全身,让他呈现出一种,糟糕的姿态。通俗的说,就是叫人想搞他了。
你哥显然也注意到了,但他更想去洗个澡,因为一不小心这些污糟的东西就会粘到弟弟身上。
他于是跟他弟说了一下,独自一个去到河边洗澡。但他没想到弟弟没有回冥府反而尾随他也到了河边,只不过他弟并没有下水,只静静立在河边巡视他哥裸露的躯体。
他弟的目光从他哥后背飞起的蝴蝶骨逡巡到细细的腰,然后下滑看他哥身上唯一有资本的,丰满多汁的屁股,他弟的目光被盯在同事的屁股上,看他哥的手在身上仔细搓揉洗刷,这本来平常的动作,由他哥粗糙细瘦的手在苍白的身躯上动作,偏能读出情色来。
他哥的手滑到屁股,搓揉挤捏着屁股,把他们肆意的捏圆搓扁,搓出各式形状来,深暗的红色被洗掉,顺着浑圆的轮廓滑下去,落到水里,些许血沫从腰上一路滑进股沟,滑到他弟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也许是那看不见的地方叫他哥觉得痒或者别的什么,他哥的腰弯起来,把一个大屁股向后倔,一手掰开臀瓣,一手清洗滑进股沟里的血沫子。些许血沫已经被那口穴吃进去了,他哥于是只好几根手指把那穴掰开,手指伸进去清理。
猝不及防的,他哥维持着掰开穴的姿势被他弟从后面捅进了穴里头,那手指头还在里面,整个穴里鼓鼓囊囊的又没准备,叫他哥吃了好一番苦头。
穴里先是因为进的太满而胀开撕裂了,又因为优秀的自愈能力迅速恢复,他哥一阵糟心挠肝的痒,两只还插在穴里的手指自己不顾他弟的宝贝儿就自顾自的插进插出弄那瘙痒的肉,只把他弟的大宝贝儿越发磨的大了。
这就叫他弟不能忍了,他弟把他哥的手从那儿拔出来,自己独占了这一口好穴,肆意欺凌,把一口好好的宝地弄的津液横流、汁水四溅,弄的他哥晕陶陶也自己按住他蛇一样扭着自己艹自己才罢休。
待到回冥府时,他哥衣裤也叫河水冲走了,赤条条裹一个外衣就让他弟抱回去了。
很多年后,他哥他弟已经一处恩恩爱爱许多年。
他弟始终没有告诉过他哥,当时他们追捕的恶鬼,就是上一任的鬼使。[/cp]

管狐抓住了鬼使黑

文风低俗,内含ntr,有双性你哥和怀孕你哥,隐藏妖狐鬼使黑和鬼使白黑,请谨慎观看

梗和背景来着栀子老师珍稀标本(狐黑微白黑)

一、
管狐有了小秘密
管狐有了小秘密,寮里有眼睛的人都发现了,人们从他游移的眼珠,总向下弯的眼角,紧绷的肩头发现了这个秘密,却没法知道这秘密到底是什么,它只存在在管狐的爪子下面。
最近管狐总不再寮里吃饭了,没人知道它去哪儿了。
管狐最近晚上总不在自己房里,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他从阿爸养达摩的结界里头出来,阿爸有两天特地对了数,没少,就是那些达摩,总冒着股骚狐狸发情的味儿。管狐发现最近寮里的人总会很同情的看他,尤其是阿爸。(管狐??????????)
管狐的小秘密没有暴露的原因是,大家都在找鬼使黑,他已经失踪很多天了。
二、
管狐是在一个雨夜里捡到那个男人的,在它因为痛苦的春天辗转难眠而出去散步的时候,它突然闻到一股,怎么说呢,“可爱的”味道,于是管狐嗅着那味道找了去,找到了那个男人,他倒在雨水里,痛苦的喘息,两条腿绞在一起互相摩擦。

车在这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9568213414141

三、
管狐领回来一只小狐崽,告诉阿爸那是他生在外面的小狐崽,那只小狐崽既漂亮又可爱,阿爸于是同意狐崽待在寮里。
管狐的狐崽,非常喜欢管狐随身携带着的管子呢,如果没有管子陪着的话,它没法睡着。
今天妖狐跟鬼使白也依然在寻找失踪的鬼使黑。